歡迎來到歡悅時代! | 登錄 | 注冊
歡悅時代 >> 現代言情 >> 玫瑰色的你

第二十章 得知真相

書名:玫瑰色的你 作者:馨音夏沫 本章字數:3121 更新時間:2014-07-04 06:12

“做沒做你自己清楚,這個婚,我離定了。”路澤沒有再多說什么,站起身來。

陶若萱慌了,猛地撲上來,從背后抱住了路澤,“路澤,你怎么了,怎么會這樣,是誰跟你說的這些,萬一是假的呢,是林嵐月故意陷害我的呢,求求你,不要離開我,別離開我,別離開我和孩子好嗎?我們的孩子還那么小…”

感受到身后人的顫抖,路澤沒有再多看一眼,掰開她的手,將她甩在一邊。他不會原諒一個傷害過林嵐月的人,更不可能和她共度余生。

“別拿孩子說事,這我婚離定了。離婚了,孩子跟著我,我會給他找一個善良,愛護他的媽媽,好好教導他,讓他做一個好人。”路澤看著頭發凌亂的陶若萱,淡淡說道。

“路澤,我不會和你離婚的,不會的!”像發起瘋一樣。陶若萱猛地將桌上的東西掃到地上,嘶喊著。

“既然不肯協議離婚,那么就和我的律師談吧。”

看著陶若萱歇斯底里的模樣,路澤只好轉身離開房間,對于一個失去理智的人,他不可能勸服她什么,只好等她安靜下來再談。

畢竟孩子現在也在家,他不想讓孩子受到任何影響,他是無辜的。

路澤離開那個房間,直接下樓開車,到林嵐月住的地方。

“林嵐月,我們重新開始吧,好嗎?”見到林嵐月,路澤一把將她擁入懷中。

“你放開。”生氣的甩開路澤,林嵐月憤怒的瞪著他,“你能不能別這么賤啊!我都替你臊得慌!你都是一個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了,來和我說這些做什么!”

“對啊,我是賤!但是林嵐月,你要聽我說,當年的事我已經清楚了,我不會和她那個害你的女人在一起的。”路澤再次將林嵐月緊緊抱住,不管林嵐月怎么掙扎也不放手。

殊不知,兩人一推一搡著的場景已經在有心人的鏡頭里形成了倆人在門口打打鬧鬧恩愛的畫面。

隔天。

“林嵐月小姐,我們是都市娛樂報社的記者,能給我們講講你和ES公司總裁路澤的故事嗎?”

“林嵐月小姐,聽說是因為你,路先生和路太太正在起訴離婚,能請您給我們解釋一下嗎?”

“林嵐月小姐,從您回國之后,就有了這樣一系列的事情,能否請你給我們做一解釋?”

“林嵐月小姐,……”

林嵐月剛走出別墅區,一群記者就圍了過來,閃光燈亮個不停,一個個麥克遞到離她只有不到幾厘米的位置,記者們緊緊擁了過來,將整條路圍個水泄不通。

“不好意思,我很忙,如果有什么事,請和我的助理談好嗎?”撥開人群,林嵐月大步走向停車場。

“林嵐月,呵呵,搶人老公的名聲怎么樣?”陶若萱靠在車上看著她,滿眼都是憤怒與幸災樂禍的快意。

“是你做的?”林嵐月站在原地,沒有再往前走。

“是不是又怎么樣呢?你還是想想怎么處理吧。”陶若萱笑了笑,走了出去。

看著陶若萱的背影,林嵐月皺起了眉。這個女人不知道還要給自己制造多少麻煩,回國之前她就做好可能會遇到波折的準備了,卻不想來的這樣快。

“喂,杰弗,給我準備一場發布會。”林嵐月撥通了杰弗的電話,語氣凝重的說著。

杰弗也沒說什么,直接應了下來,這件事鬧得挺大的,在林嵐月沒來電話前,杰弗就在想他們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現在接到林嵐月的電話也就松了口氣,開始聯系媒體,做好發布會之前的準備。

發布會。

“各位,就我與ES總裁路澤的事,我作此發布會。”林嵐月吸了一口氣,看著底下,挺直了上身說道,“下面,我將告訴大家事實。”

“大家都知道,我雖是加拿大生物研究代表,但卻是中國籍。在我還在中國的時候,與路先生是同學知己,當然那是年少輕狂,也曾陷入愛河。在我留學期間,他和他現在的妻子交往了,并且有了孩子,準備結婚,等我回來以后,就有了放棄這段感情的念頭,再加上之后發生的一些瑣事,我選擇了出國。回來以后的一些事也并不像你們所報道的,我奪取他人老公。我回國純屬為了公事,請大家看清楚事實。和他,我也沒什么好說的。”林嵐月一口氣將這些年的事情梗概講了出來,這些她本不打算再提的事卻被放在了公眾的眼光下。“各位媒體朋友,我希望不要再讓那些有心人鉆了空子,倘若再有不實報道或者侵犯我個人隱私的報道,我會依照法律程序進行起訴。謝謝大家。”

林嵐月就這樣站在那里,不卑不亢的態度讓很多人感到贊嘆,一個女子能做到如此,真的值得欣賞。

“林嵐月小姐,既然你無心,那回國后又為何和路先生有了這樣的花邊?”一位大膽的年輕記者站了起來,直溜溜的問出了關鍵。

“我回國以后,并沒有和路先生有過多牽絆,這次的事,純屬有心人的惡意之舉,倘若在座有人知情,也請告知我。”林嵐月仰起頭,看著臺下每一個人。

“林嵐月小姐,請直面回答我們的問題好嗎?您和路先生回國以后發生了什么,又為何導致他們夫妻不和?”記者的問題十分犀利直接,直直的戳進林嵐月的心里。

“這個問題我來給你們答案。”路澤邁到會議桌前,站在林嵐月身邊,溫和的看了她一眼,就轉眼對臺下說道。

“先讓我給你們聽一段東西吧。”路澤拿出了那根錄音筆,將他與男子的對話曝光在了記者們的面前。

林嵐月瞪大了眼睛看著路澤,她沒有想到路澤手里居然有這樣的東西,還不顧及陶若萱的感受,直接把它公布于眾。

“各位,當年我與林嵐月,也是現在的加拿大生物研究代表Anti小姐,之間錯過了許多,其中,我們之間失去的最大的,是我們的孩子。”一語既出,底下立馬沸騰起來。

“路澤先生,請問當初你與林嵐月小姐之間發生了什么?”記者們又是一片活躍。

“首先,我想在大家面前,對林嵐月說聲對不起,對不起,原諒我當初的不明事實,原諒我當初沒有找到你,原諒我當初沒有保護好你。”路澤深深的看著林嵐月,隨即又轉眼看著臺下的攝影機,“那個時候,她不想破壞我和我現在的妻子,隱瞞了她懷孕的事實。可我的妻子陶若萱卻做出了這樣的事,剛才錄音里的東西,就是當時她所買通的人所陳述的。她因為嫉妒,害死了林嵐月腹中的孩子,還險些要了她的命。因此我想聲明,我要和她離婚,不全是因為林嵐月,更大的一部分來自于我的良心。我不會和一個如此狠毒的女人共度余生,也請媒體不要再做不實報道,否則,我路澤定不會放過。”

看到路澤認真的眼神,底下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自然的相信了這個才知道的事實。

“路澤,謝謝你。”坐在會議廳,只剩下他們兩人時,林嵐月笑了笑對路澤說道。

“給我一次機會好嗎?”路澤認真的看著她,開口道。

“路澤,我們之間不要說這些。”不知道該怎么面對的林嵐月,只好選擇轉身離開。

“陶小姐,您好,我是路先生與您的離婚協議律師,您可以叫我張律師,這份協議,麻煩您簽字。”路澤的律師走到陶若萱面前,恭恭敬敬的將離婚協議遞到她面前。他知道這位路太太的難纏,但也知道她無路可走。

“滾,想讓我和他離婚,做夢!”陶若萱毫無形象的喊道,順手將離婚協議撕成碎片。

“不好意思,陶小姐,路先生讓我轉告您,倘若您不愿離婚,他將選擇與您分居。”

律師一板一眼的說道。

“分居?做夢,都在做夢!”陶若萱將東西一一掃在地上,摔砸著,嘶喊著。

“路先生,如你所見,她不同意離婚。”張律師坐在路澤對面,笑了笑說道。

“起訴。連同當年的事一起!”路澤眼里沒有絲毫疼惜的說道。說著,將手中的優盤遞給了律師。

“澤兒,你這么堅持和若萱離婚嗎?”路澤的父親路易明問道。這位威嚴的父親眼中并沒有惱怒。

“是的。”路澤眼里閃爍著無比的堅決。

“那明哲怎么辦,他還小,不能沒有媽媽。”

“爸,我會為他找到一個更合適的媽媽。”在路澤眼里,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會成為阻擋他和林嵐月在一起的障礙。

“唉,只要你幸福,只要你能把這些都處理好,也就隨了你吧。”路易明沒有阻攔什么,只是平淡的對路澤說著。

“爸,我會的。”

“被告律師,就原告的起訴離婚,你方有何陳詞。”法院正在審理路澤與陶若萱的離婚案,陶若萱本人并沒有來,而是交托給她的律師。

“我方不同意離婚。”

“原告方,請出示起訴被告雇兇傷人的證據。”

“……”

“陶小姐,請您隨我們去公安局調查。”當年的事一經法院審理,公安部門立刻找到了陶若萱調查當年的事。

“你們有什么事嗎?”陶若萱對待外人還是那副禮貌且柔弱的樣子

-----------------------------------------------

全本榜TOP

經紀人排行TOP

IP指數榜TOP

點擊榜TOP

連載人氣榜TOP

書籍打賞

打賞金幣:

10金幣 20金幣 50金幣 100金幣 200金幣 500金幣

評論:

刪 除

你確定刪除操作嗎?
確 定 取 消

刪 除

你確定刪除這些記錄嗎?
確 定 取 消
女校橄榄球救援彩金 哪些赚钱软件可以提现到QQ 在云集能赚钱吗 上班族闲余时间开滴滴赚钱不 在深圳卖水果赚钱吗 怎么卖小家电赚钱快 夏天卖什么玩具赚钱 做摩的赚钱吗 airbnb赚钱真的假的 上海余金金融赚钱嘛 想赚钱多吗 梦想起飞怎么赚钱 结核科医生赚钱么 梦幻老区109龙宫赚钱攻略2015 岳云鹏是赚钱工具 东亚云商品怎么赚钱 影视剧电视台怎么赚钱